Home

我只想快快過完我的一生,回到結束的時刻。

我的兩種人生狀態:

A.行之有序且持之有成的孤寂自由

B.淘空了個人立足點的虛無的孤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人類只擁有永恆孤寂和無盡的虛無。

或者說永恆孤寂和虛無便成為人類..

為了擺脫,挑戰,排遣這孤寂,

人類制造事件,積蓄情感,

在時間的維度上,通過占有,消費或度過某段時間,使自己相信自己的存在

而空間中的個體,有如懸浮在“無物質”(或者說“真空”?)的一點

自己生前、活著、死去,永遠是那真空中的一點,位置改變也沒變,周圍變了也沒變。

對於沿時間軸線性生活的依賴,我們可笑的劃分出了生與死

然而“存在”的狀態–或者說我們“不存在”的狀態–不一定在這兩者中。

我們只見到我們生—甚至於我們見到的我們的“生”也只局限在我們的認識裡。

由此,生的意義沒有意義,存在與消亡都是幻覺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人與人的溝通永遠無法達成,

從表面的角度講,語言不能完全的表達我們的感受和思想,

有時我們期望音樂舞蹈美術ETC可以成為我們的延伸。

對“交流”的追求是人類企圖擺脫孤寂時制造的巨大幻想。

我們自己就無法了解自己—-或許由於肉體和精神的分離?

現代醫學使我們相信大腦是神經元交會分離制造“意識”的地方,

卻依舊不能證明“我”存在於我的身體裡。

倘若再次相信醫學:人體內每分鍾死亡1億細胞,“生命”延續變化便延續,我們如何確定此刻的自己是上一秒的自己?“自我延續”的幻想也是當今人類社會確立的基石之一。

以上廢話意義何在?

思考提供多種可能性,雖然並不一定使我更接近真相。真相不得而知。

對於我,它是原始的直接的“擺脫孤寂”的辦法—即,迎向它,被它吞沒,成為它。

 

 

/HK:09nov2009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